又过了一会儿,宋江见女人和孟喆俩人谁也没有想要说话的意思,于是他就故意轻咳了一声道,“女孩子这么晚在路边搭车的确不太安全,以后还是尽量在白天的时候赶路。”

    谁知女人听后却冷笑道,“如果不遇到心怀叵测之人,女人和男人又有什么不同呢?你们不也是天黑才上路吗?”

    宋江感觉到对方的语气有些阴阳怪气,自己也是好心才这么说的,再说了,是她自己轻易就上了陌生人的车,这是遇到他和孟喆两个好心人,万一要是运气不好真遇到了坏人又该怎么办呢?!

    可宋江毕竟是个老实孩子,他心里虽然这么想的,嘴上却什么都没说,就只是抬眼看向孟喆,想看看他是什么反应……谁知这一看可好,却见孟喆正通过后视镜死死的盯着坐座上的女人。

    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车外竟悄悄的起了大雾,能见度迅速降低,最多也就能看清十米开外的事物,这次不用宋江提醒,孟喆就主动将车速降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可开着开着,宋江就感觉车外的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儿,似乎他们之前就已经走过这段路了,怎么开了半天又绕回来了呢?!

    “这路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,你开车还是我开车?”

    宋江刚想问问孟喆这是什么情况,却被他一句话给怼了回来。不知道为什么,宋江打心底里有些害怕这个叫孟喆的男人,所以他只想快快回到市区,到时候他再找个机会溜之大吉,才不管这个家伙到底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呢?

    孟喆见宋江被自己怼得一句话都不说了,就很是满意的说道,“这条路可不一般,今天算你小子走运,是和我一起走,否则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谁知孟喆话说了一半突然停住了,他先是看了看车两侧的情况,然后竟一脚刹车将车子直接停在了马路中间。这一次宋江实在是不能不说话了,于是他有些着急的说道,“孟哥,你怎么能把车子停在路中间呢?你要想去解手也得停在路边啊?!”

    可孟喆却压根儿不理会宋江,而是转过头冷冷的看向后座上的女人……宋江这时才感觉车厢里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劲,同时也闻了到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很难闻的味道,像是放了很久的猪肉产生的臭味,让人闻了就想吐。

    这种味道应该是从女人上车之后就开始有了,刚开始仅仅只是偶尔会从后座的位置飘散过来一点,宋江勉强还能忍受,可这会儿却已经熏得他快要睁不开眼睛了,于是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伸手就按下了开窗键。

    清冷的夜风瞬间就冲淡了车里的臭味儿,宋江强忍着想要yue的冲动,将脸转向车窗的方向大口大口的喘气,他实在是佩服孟喆的定力,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时却听孟喆突然开口问道,“你家住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女人依然没有抬起头,只是幽幽的说道,“我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家了,早就不记得回家的路了……”

    宋江一听心里顿时叫苦不迭,心想自己怎么又遇到一个脑子不正常的家伙啊?!其实他这一路上都感觉浑浑噩噩,始终没有搞清楚自己和孟喆是怎么活下来的,到也不是他不想知道,而是他隐隐感觉这件事情一旦弄清楚了,自己可能就会失去某些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宋江却始终牢记,那就是这个叫孟喆的男人脑子肯定不正常,所以他现在只想尽快回到市区,然后赶紧甩掉孟喆这个神经病!结果这一个还没打发掉呢,现在却又遇到了另一个!!

    而孟喆似乎早就料到女人会这么回答,就见他斜眼看向后视镜,似笑非笑的说道,“你上错车了……”

    宋江听了一愣,心想这个孟喆怎么回事儿?不想拉人家之前为什么不直说,现在把人拉到这么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要赶人下车,是不是有点不太厚道啊?!

    谁知女人却冷笑着说道,“你怎么知道不是自己走错路了呢?!”

    之前女人上车的时候因为光线太晚,再加上总盯着一个女生看很不礼貌,所以宋江压根儿就没有看得太清楚,可这会儿停车再看,却发现女人的脸色白得发青不说,手臂上竟然还有着一块块诡异的乌青……

    宋江以前为了寻找写作灵感,曾经拜托从事法医工作的高中同学吴雷,给自己看了一些尸体的照片,因此他怎么看女人手臂两侧的乌青怎么像是尸斑。

    宋江就算再傻也知道活人的身上是不可能出现尸斑的,再加上车里那股子让人想吐的臭味儿,让他这个从不信邪的人都不得不怀疑,这个半路拦车的女人到底还是不是活人?!

    如果可以选,宋江实在很想立刻就下车走人,因为现在车里里的气氛实在诡异到了极点,一个浑身散发着尸臭的女人和一个跳崖都摔不死的男人彻底杠上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车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,漫天的大雾浓得如同鬼蜮降临一般,现在又是大晚上,万一迷路岂不是更加麻烦?!所以宋江这条可怜的池鱼,真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……

    宋江害怕这两货冤鬼打架,连累自己不能回家,于是就有心出言说和道,“呃……二位,不如咱们尽快赶路,先回到市区再说,到时候咱们就桥归桥路归路,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不是挺好的吗?!”

    可事情却并没有宋江想的这么简单,因为他忽视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孟喆之所以会停车是因为他们被眼前的大雾困住了,开来开去始终在一个地方绕圈子。

    这时就听孟喆冷声说道,“这畜生想变人实乃是痴心妄想了,而且今天你能遇到我……也属实有些时运不济。”

    这话宋江虽然听得云山雾罩,可坐在后面女人却浑身一震,像是被人点了穴一样的僵化在原地……过了许久,女人才慢慢抬起头,幽幽的看了宋江一眼,似乎是明白了什么。

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