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东语气诚恳。

    金靖康听的出来。

    也深深的为金桃不值。

    她之前想方设法的想要和何硕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直未能达成所愿。

    现在可以了。

    人却没了。

    说到底,是无福啊。

    “你我两家本是一家,我把金老哥真就当老哥哥看。我们之间的合作也很多。金老哥这次搞这么多事情出来,我能理解您。

    能做朋友,咱们就别做敌人吧。被我抓的这些人,我很快就会都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东”

    “金老哥有话就说,弟弟听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知道金桃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发誓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和何硕说话。”

    金靖康突然话锋一转。

    何东愣了下,看向一起在书房的何硕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他没好事情。

    何硕看着他手里的电话也是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逃不开,就拿了过来在手里。

    “金老哥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这么叫我。”

    金靖康语气冷淡,何硕沉吟了下,改口道:“金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来香港吧,只要你来,我会放你离开。如果不能,我们就只能你死我活。”

    金靖康话落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毫不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花狼哑然失色的瞪大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金靖康真有准备和何硕之间冰释前嫌?

    金桃的事情这么过去了?

    金靖康眸子危险的眯起看着地面。

    没有言语的放下话筒在电话机上。

    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张婉婉却是觉得是个好事情的。

    金桃的事情已经纠缠的够久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一点也不想在听到关于金桃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不管金靖康是要放下,还是诱敌深入。

    她觉得都不是一件坏事情。

    而何东的书房里,陷入了死寂中。

    电话都是开的免提。

    该听到的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但不管何东还是何硕,都知道再去香港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面对的会是什么。

    但,他们好像也没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不管金靖康的话,是不是君子协定。

    他们都没的选。

    何东在书桌后踱步起来。

    拿不定主意似的。

    何硕却面色坚定。

    顽强。

    “我打算去,不管真假,我和金老大之间的事情必须有个结果。”

    何东停下脚步,若有所思的蹙眉。

    之后离开书房。

    他去找冷立安程胜他们。

    让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冷立安、程胜听在耳朵里,都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这次的角逐,他们很清楚是自己输了。

    成则为王败则为虏。

    可现在,何东说他们可以走了?

    可以走了?

    这是简单的四个字吗?

    不是。

    在何东大获全胜之后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这样的败者,有着无数的处置方法。

    何东却选择了让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这么,离开?

    而别说程胜和冷立安、凌达凌飞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就是何大成何贵祝晴雅几个人也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。

    但何东没有解释的意思,眼神示意他们跟上自己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一会儿自会跟他们说明白。

    去了关着刘雨、方领三个的房间。

    这次和他们的角逐,他的确是大获全胜的一番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忘记,事情的本质不在他们这里。

    而是他、何硕、金靖康之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留着他们还要浪费粮食。

    放了他们,是他对金靖康的承诺。

    也是诚意。

    香港,何硕必须去。

    但过程很重要。

    “你真要放了我们,还是在耍花样?”

    跟冷立安他们一样,刘雨也是不能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。

    但何东和刚才一样,没有跟他们多说的意思。

    留下来一句话就离开。

    任凭房门敞开。

    看守的人退开。

    整个是毫无防备的意思。

    刘雨和方领对望了眼,除了难以置信,更多的是防备。

    毕竟何东厉害,是眼跟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除非是真的。

    要不然,没道理这么做。

    看着何东他们离开,他们警惕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彼时

    冷立安、程胜几个也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发现对方的时候,脸上都有着讶异之色。

    但他们很有默契的没有对话。

    朝着何家大门口走。

    凌达凌飞扶着冷立安走得慢一点。

    但程胜刘雨没有故意走得快了。

    总会等着一起。

    等到离开上河村,身后都没有任何异动。

    程胜不禁叫了刘雨到身边,问他们带着何硕离开的过程。

    那会儿听着何家人的动静,说是没听说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但他听到了何硕的声音。

    知道事情失败。

    但具体的过程,是无法想象的。

    尤其何东现在的决定,更加让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他想要从中找到些理由。

    刘雨和方领就把这两天的情况,仔细的和程胜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程胜发现他们跟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都被突然袭击的猴子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让何东他们出奇制胜!

    可他还是没找到何东突然放过他们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先去县城吧,到时候先给狼哥打个电话。这次的任务失败,也要有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何东突然放了我们,怎么说?”

    冷立安担心那边对他们会有处罚。

    程胜心里也有这样的忧虑。

    但目前何东什么也不告诉他们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他只能这么探探口风。

    搞不好他们现在的结果可能和香港那边有关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硕你说的是真的吗?你要去香港?你真的相信金老大的话,去了香港,他就会放过你?万一,万一呢…”

    何家

    偌大的堂屋里,这会儿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听说事情,何大力第一个着急起来。

    “万一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…二哥,大哥,你得帮我说说他啊。”

    何建国年纪大了,事情到底没让人知道。

    但这么大的事情,不可能说不让何大成何大田知道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低头沉思。

    事情要真的跟金老大说的那样。

    见个面,冰释前嫌。

    是好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人现在知道他们在上河村的事情。

    没有个了结,怕是不得安生。

    可要是个陷阱,咋整?

    何硕不能这么羊入虎口。

    何大力着急,他们理解,但这不是个能轻易决定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们需要想想。

    何硕是愿意去香港的。

    看向何东。

    现在程胜那些人都已经放走。

    何东信守承诺。

    金靖康要是能说话算话,是个和解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金老大的话很明白,去了可以冰释前嫌,不去,你死我活。我是愿意相信的。”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